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20130401的博客

 
 
 

日志

 
 
 
 

【引用】春哥的故事  

2013-05-07 15:01:09|  分类: 组织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哥的故事   

2012-12-08 14:12: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李春城   |字号大中小 订阅


      这几天,成都的大街小巷,网络上下,都流传着一个人的段子,所有的内容,我们基本可以总结为一句标题《春哥的故事》。春哥姓李,名春城。俗称成都王,大佬一枚。

     那些段子,我就直接省了吧,不必太在意马路消息。

      我认识春哥,春哥不认识我。我在成都当记者的时候,整天做的也是四川以外的新闻,因此,和春哥没有任何接触的可能,但春哥就是春哥,我每每从天涯海角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红星路二段那座巍峨的大楼,大楼里都是春哥的传说。比如,谁被表扬,谁挨了刀啥的。但那时候我对此毫无兴趣,至少我认为,根据新闻的基本原则,那样的表扬很廉价,挨刀也是活该,谁让你去拍马了?惹不起还躲不起?

       第一次有根有据地听说春哥的故事,是在2004年4月,那时,一个著名的院校来四川西昌发射学校研发的实验卫星一号,春哥作为这个学校出来的老人,宴请专家和老领导们。吃个饭,表示地主之谊,无可厚非,只是在吃完之后,也许是酒精上头,春哥一定要给曾经的老领导和专家同事们表演一下地方大员的仪仗和排场,一个电话之下,开道车迅疾赶来……

      回到宾馆,院校的这些做了一辈子科技的专家和老领导私下里说了一句话:"咱们学校怎么出这样的人?"再后来,专家们完成发射任务经过成都,悄悄离去,再也没有叙旧的兴趣。

       我能理解专家们的选择,做卫星和做官两回事。卫星是要上天的,犯不着和一个官搞在一起。谁都知道,在缺少监督的官场,很多官员几乎都是一脚在官场,一脚在刑场。气势汹汹的开道车队和押赴刑场的开道车在物质形态上完全一致。

       后来,我在外地溜达一圈后回成都,进了一家本地媒体养家糊口供房贷,发现春哥在各方轿夫的拥簇下,已是霸气十足。

       记得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成都市属的所有报纸,基本成了春哥一个人的舞台。成都市媒体内部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只能报道春哥,以及春哥的中心工作。每天8个版,为了让春哥看上去更伟岸,更有学问,媒体领导和指定的编辑记者们绞尽脑汁。看着这一群媒体人,特别是领导们整天在自己也不相信的事情上挖空心思,就觉得幽默。

      但很多人觉得这绝对不是一个幽默的事情。哪怕这些文章根本没人看,但一旦得到春哥的几句表扬,他们会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多日,并迅速为此升官发财。一旦不小心拍错了马屁,这些媒体领导们又会惶惶不可终日。

      什么能报道,只允许报道什么,什么东西不能报道,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社会新闻,若干公司的负面消息,都会被春哥的手下迅速地扼杀在采访之前。那时候,我们这些负责四川以外新闻的人,虽然没有直接的折磨,但也深深地感到恐惧。

      那时候,我深刻地体会到权力的可怕,以及无条件拜倒在权力脚下的可悲。但我也在想一个问题,如果一个市委书记就可以无边界地控制媒体,让整个传媒数千号人都成了自己手中的一条哈趴狗,他的权力会失控到何等程度?会报应吗?历史一再告诉我们,会的。

       但这样高深的问题,我们这样身无分文,手无寸权的小记者想了也白想。在博客上故做深刻地思考之后,我们只能继续为半斗米奔波,为公交车冲锋,为排队挂号挣扎。

       领导们可不这样认为。后来才知道,当哈趴狗是有骨头的,还是肉很多的骨头。春哥的青睐,哪怕只是他得力手下的一句表扬,都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如果是一句批评,哪怕只是春哥得力手下的一句批评,那这个人的命运就改变得更彻底了,轻则检讨停职,重则扫地出门。于是,成都传媒界人人使出浑身解数,只为了得到春哥的表扬,换取了一堆骨头,并对拒绝骨头的人横眉冷对,棍棒交加。

     何必呢?欺负弱者算什么英雄?一个人如果没有基本的是非观,很可怕。

     若干年后,春哥在高歌猛进的路上猝死,我惊讶地发现,那些当年为了骨头死命相搏的人,那些昨天还在为春哥鼓与呼的人,在几个小时之后就转体空翻了,他们一边迅速处理吃不完的骨头,一边羞答答地要和春哥划清界限。泥马这转身也太快了吧?雁过留痕,有这么轻松的事情?做人已没有节操,做狗还是要恋主吧?

       我突然邪恶地想,要是春哥知道了他们现在的表现,会不会后悔在位的时候没有揍他们屁股?

      这也许可以给很多还在位的人提一个醒。如果你身居高位,如果你大权在握,看见那些经常在你面前出现的笑脸,一定不要放过他的屁股。  

      关于打屁股的事情,在这里我不愿意多讨论,我更愿意讨论的是,如果春哥当年不那么穷凶极恶地控制媒体,如果当初成都市的媒体不表现的那么服服帖帖,甚至创造性的蒙蔽春哥们,如果数千记者中能有几十个在媒体上对春哥的某些做法进行有限的监督和限制,对春哥手下的兄弟伙进行舆论监督,我想春哥也不会沦落到这一步。春哥的渐渐膨胀,媒体是否起到了催化的作用呢?

       很显然,成都的媒体就是一个恶毒的教唆犯,一步一步地把春哥引诱到了悬崖边上,并眼睁睁地看着春哥坠落深渊。

      今年春节,很多落魄的人都记住了央视春晚里的一首歌,名字大约是叫《春天里》。据内行们分析,这首歌之所以能火,是因为有草根的元素,歌曲本身,也是苦逼的人们在冬天向往春天。我相信春哥也听过这首歌,有句歌词叫“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按照严重违纪的基本规律,开春时,春哥也就该过堂了。一语成谶吗?俗称——乌鸦嘴。    

     对于草民来说,春哥们的倒掉,显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对于成都这个插根木棍都能长成森林的地方,官员少一点霸道,多一点善良,草民就多一点生活的乐趣。2000年天府之国,不会原谅任何一个好大喜功的过客,无论你以什么正确的名义,再说,你就真正确了吗?未必!

     武侯祠有句对联: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